社团活动

    《登攀》文学优秀作文集

    《登攀》优秀作文集

    初中第三册  
    总第十九期

    77   新学期给姐姐的一封信

    娄晓莉

    亲爱的兰姐:  
    你好! 

    咱们分别一个多星期,您的一切很顺利吧! 

    兰姐,您不知道我们学校现在的情况吧,虽然在我初一年级时您来过,但那

    时没有现在的这些变化,这些变化,要我说完,不知要几天几夜呢。

    从去年下期起,学校就开始修老师宿舍,现在已经修得差不多了。宿舍全是砖墙,共有三层楼。在我们这个素来以古色古香出名学校中,它还颇有现代化色彩呢。听说,马上又要建教学大楼了,还不知这大楼有多高呢。我想,等到大楼修好后,我们坐在大楼里学习、歌唱,不知有多好。兰姐,那时,我站在楼顶上,就可以见咱们家乡的山和水,望得见亲人们忙碌的身影,那时,您能望见我吗? 

    兰姐,这学期我们班上又来了八个新同学。他们的学习成绩都很好,老师号召我们向新同学学习,使班上呈现你追我赶的学习局面。我也下决心和新同学比一比,您说我能比赢吗。另外,学校还给我们调来几位新老师。新的英语老师姓刘,蓄着短发,年龄和您差不多,她说英语可流利啦!代数老师也是新来的,就是我们小组长周清的舅舅,姓辜,四十来岁,人很瘦,可上起课来很精神。我想,尽管我们在二年级里增添了新的课程,但只要我们全班同学共同努力,我们会学好各门课程的。 

    兰姐,还有一个消息会使你高兴,那就是我们搬新寝室睡床了,再不睡那又硬又窄的楼板了。新寝室就在礼堂左边,我睡了是底床。第一个晚上,不知是兴奋还是怎的,我还睡不着呢,您说好笑不?

    好了,兰姐,我们下次再谈。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妹 晓莉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 X月X日  

    78 爸爸的嘱咐

    罗茂尧

    开学的前一天,我提前起程到学校去报名。 

    那天,家里正请人搭谷子。尽管爸爸十分忙,还是抽空把我送到了山口。临分别时,父亲再三嘱咐我:要好好学习,决不能给父母丢脸。隔一段时间我来看你。我明白,父亲说的要来看我,主要是来看我的成绩的。 

    一路上,我思绪万千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父亲说话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荡,父亲的面目好象仍在眼前闪现。父亲,您多么好啊!为了我,您想尽了一切办法,才让我念完了初中一年级。我不能忘记,您冒着烈日风雨,往返步往六七十里,给我送钱送粮的身影;我不能忘记,您得知我身体不好,领我到龙兴、两路辗转求医那焦急的神色;我更不能忘记,当我把有着几科不及格的成绩通知书交给您好时,您那双慈爱的眼睛充满的失望和责备。啊,父亲,想着这些,我心里不知有多羞愧! 

    路,不断地向前延伸,我背上的行李,好象越来越重。路旁树上的鸟儿——地叫着,好象在说:羞!羞!还有什么说的呢,我只得低下头,竟不知不觉地流出了羞愧的泪水。 

    对,父亲说得对,决不能给父母丢脸。俗语说:人穷志不穷。我也有志气,有决心,我也能够克服各种困难,为父母脸上增光。想到这些,我的脚步顿时轻松了。 

     

    鸡鸣朝日千村乐

    尹涛

    喔喔喔——是谁家的鸡叫,唤来了又一个夏日。 

    朝阳的脸儿才在东边的山口露出一半,就被乳白色的晨雾笼住,就象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。 

    啊,大地醒了! 

    袅袅的炊烟,以每家的屋顶升起。还在睡觉的孩子们,也给自己的妈妈从床上叫起,赶鸡、鸭、鹅出了门。搭谷的人们,已经在田里摆开战场.篷篷的搭谷声,听起来格外悦耳、舒心。

    村前的水塘边,一大群姑娘正忙着洗衣、洗菜。姑娘们的笑声,和着鸭群戏水的嘎嘎声,给这初醒的大地增添了许多生气。 

    通往稻田里的小路上,正走着一个壮实的小伙子,看他挑出斗大的箩筐,再看看他还没干完的汗迹,就知道他刚挑了一担重重的谷子,可他却那么轻松地走着,口里哼着一支不知名的曲儿。

    村旁的大竹林里,汇拢了一大堆孩子,他们的任务是搭谷的人们送菜送饭。许是时间还早吧,他们也忙着自己的聚会。看,男孩子们在打仗女孩子们则提迷藏,那阵阵笑声,惊叫声,回荡在竹林里。是发现了鸟窝,还是抓住了蝉,使他们如此的兴奋,逗得忙碌着的大人们也唤起了对儿童时代的回忆。

    太阳在慢慢地升高,终于又撩开了薄薄的面纱,它的脸更红了,光也更热了,又是一个艳阳天。这时,搭谷声也更响了,好象在先诉人们,今年的稻谷又丰收了! 

    哦,在我们祖国乡村的早晨,正是鸡鸣朝日千村乐啊!  

     

    哦,暑假

    周清

    要放暑假了,我是多么高兴啊。我想,放假了,一定可以玩够吧。

    开头几天,我还是觉得挺好玩的。每天做完作业后,就打扑克呀,下跳棋呀,骑自行车呀。可是没过几天,就觉有些腻了,觉得并不是哪么好玩。这时,我又希望快快开学。

    每当心烦或没事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学校的生活。我多想见见班上的同学,特别是我们的小组的同学。想起对小组组员的管理,帮助,关心,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惭愧,觉得对不起他们。我觉得小组的同学对我的帮助和友持,胜过我对他们的帮助和关心。我真想立即开学,在新学期里好好地弥补我的过失。从小组,我又常常想到班上、学校,那丰富多彩的学校生活,无不引起我的深深思念。

    有时候,我站在校门口,独自望着操场出神,往日同学打排球时生龙活虎的身影,在我眼前晃来晃去;那热烈的呼喊声又在我耳边萦绕。我情不自禁地握好了手,作好了接球的准备。唉,可惜,操场上空空如也。 

    这时候,我才真正尝到了离开学校的生活的苦闷。我常想,同学们都在做什么呢,他们一定也想开学吧! 

    哦,暑假,你怎么这样漫长呢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会仙楼

    (此文被重庆师范学院《中文函授》选用)

    陶红梅

    今天,爸爸终于答应了带我们去重庆市最高、最宏伟的会仙楼玩。我们坐上电车,向解放碑赶去,其实,我的心早已飞到了会仙楼。 

    转过解放碑,会仙楼的雄姿一下子展现在我的眼前。抬头一望,呵,好气派,从下到上,整整十一层,楼顶直耸入云端。在蓝色的天幕底下,有无数个黑点在蠕动,那就是游客的身影。我们急忙买好门票,真快,电梯一下子就把我们拉到了第十层楼上。

    第十层楼上,设置着餐厅,花园和水池。地板、柱子全用磁砖砌成,淡雅而又美观。天花板上,描着嫦娥仙子飞舞的丽姿,形象是那样栩栩如生。各式各样的壁灯,吊灯,象琥珀一样光滑,透明,装饰在柱子上,天花板上,格外引人注目。人们熙熙攘攘,来往于餐厅,花园、水池旁。有的在一边就着牛奶、酸梅汁,品尝着各色点心,一边指指点点,高谈阔论,有的在花间树丛中选择镜头,留影纪念;还有的围在水池旁,饶有兴趣地观赏红鱼戏水。我们刚在餐桌前坐下,服务员就送来了桔子汁和点心。我无心吃这些玩艺儿,独自一人往最高的一层楼走去。 

    爬上顶楼,凭栏极目四望,美丽的山城尽收眼底:刚涨水的长江,嘉陵江,象两条巨龙,呼啸着,奔腾着,却又神奇地汇合在一起,整个城市被它们分成了江北,南岸,市中区三个部分。依山建筑的街道旁,高楼拔地而起,星罗棋布,鳞次栉比。——”,那是江面上的东方红号客轮向朝天门驶去。接着,索道车也响着叮叮叮的铃声向江北滑去。俯视楼下宽阔的大街上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好一派热闹气象。

    可惜不是晚上,要是晚上,整个山城就是一片灯的海洋,一座灯的星空,你站在楼顶,看着宛如仙宫般的大厅,双看看飞舞着的嫦娥仙子,你会觉得会仙楼这个名字是那样的别有风味!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天边的晚霞

    周清

    天边的晚霞, 

    胜似绚烂的朝霞。

    水面,映有它美丽的姿容,

    大地,披上它赐予的红纱。

    莫不是西游途中, 

    唐僧师徒遇到了火焰山。

    看熊熊的烈火在燃烧,

    红红的火焰在一闪一闪。 

     不信,你看, 

    那不是孙悟空受了骗。

    把一把假芭蕉扇摇动, 

    一刹时,扇得火光冲天。

    哟,快瞧, 

    孙悟空已借来了真的, 

    一下,两下,三下, 

    火焰早已悄悄飘散。

    如果你不信,

    请看,

    那天边的晚霞,

    为什么由绯红逐渐变淡,变淡。 

     

    总第20

    照寝室

    张义

    那是九月七日的晚上,该我和贺联照寝室。偏偏那天的作业很多,除了每天都有的语文数学物理作业外,还地理动物等科的作业。而且,班上早有规定,当天的作业必须当天交。我知道,在寝室里是不好做作业的,只得抓紧一切课外时间使劲做。结果,还是有数学,动物的作业一点没作。 

    晚自习的时间到了。我想,既然作业还没做好,就不忙去照寝室,在教室里作完作业再说。主意一定,我便去找贺联商量。 

    我找了好大一阵,才在寝室里找到了贺联。他正在灯下看书,预习着明天的新课。我对他说:我们今晚先别照吧,作业这么多,在这里又不好做,反正又没有强盗来偷。他一口接了过去:那不一定,不见了东西,你怎么办,要防万一嘛。听了他的话,我也有些为难了。真的,万一出了问题就糟了。 

    忽然,一个念头在我脑里一闪,我说:管它三七二十一,不交作业!那知他听了,连连摆头:不交不行!这样,你去做作业,我在这里照寝室。”“那你的作业呢?他象是早有考虑似的,说:你先去做了来,我再去做。说完,又催促着我快到教室做作业。 

    我拿着课本,到教室做完了所有的作业。交了后,又忙回到寝室与贺联交换。最后,我们又在一起照寝室。 

    这样,我们既按时完成了作业,又保卫了寝室,我心里暗暗佩服贺联,别看他人小,还真有办法呢。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让床

    胥会

    开学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,有一件事却使我至今不能忘记。  
    那是八月三十日报名的这一天,读往读的同学早早地把自己的东西搬来了,谁个不希望自己能睡一张好床呢? 

    我的表姐包容也考进了我们学校。那一天,她一大早来到我们家,叫我和她一起去选床。 

    我们来到表姐班上住的寝室,只见满室狼藉,地下的东西真多,有装过的咸菜的瓶瓶罐罐,有用过的本子,书籍,竹片,铺草杂乱地散在床上,地上,床上的灰尘也积了很厚一层。 

    表姐见这情形,忙放下行李,收拾起来。不一会儿,屋子里变了样,杂物被搬走了,竹片在墙角堆放着,横七竖八的床也安好了,并且还被抹得干干净净的。 

    做完了这些,表姐才开始了选床。她站在屋子当中,四周张望着,象在搜索着什么似的,还不时用手摸摸这张床,摇摇那张床。忽然,她发现了什么,高兴地喊:嘿,你看这张床好不好,这个地方也保险。说完,象要证明她的眼力似的,用力摇了摇床。那床也确实好,摇都摇不动,而且两面靠着土墙,的确很保险。 

    床选好了,表姐就开始铺床了。她熟练地垫好铺草,摆好席子,被盖,一切都弄好了,我和表姐这才舒了一口气。这时,表姐班上的别的同学也都陆续来了。我就和表姐各自去报名了。 

    报完名,我就去找表姐。走到表姐的寝室,见一个陌生的同学坐在表姐的床上,正东盯盯,西瞧瞧,打量着每一个出出进进的同学。她的身旁放着两个鼓鼓胀的行李包,表姐的席子、被盖全不见了。我诧异了,走上去问她:是你住这里吗?她有些不安地回答我:嗯,是刚才一位同学让给我的。我有些不相信:真的吗,她就是我的表姐!那位同学高兴了,站起身来,拉着我的手说:真的!你的表姐太好啦!” 

    原来,在我们走后不久,这位新同学就来了,床大多被先来的占了,只有靠墙窗子的地方还有一间床,而且也只有底铺还可勉强住人。表姐报完名回寝室,见那位同学还在犹豫,就主动地让了她自己的那间床。 

    这件事过去几天了,但表姐的身影还在我的脑海里晃动。表姐,你的作法是对的! 

     

     

    闯祸

    范兵

    开学后的第一个星期,天气够热的了。星期四的下午,两节劳动课后,我的衬衫早被汗水湿透了。放了学,我急忙到爸爸那儿去换洗耳恭听衬衫,同时可以痛快地玩一会。 

    换完了衣服,趁爸爸还在煮饭,我就到阳台上看书去了。这地方可真对劲,高朗,凉爽,阵阵微风送来花香,在这儿看书,别提有多带劲啦。我的疲劳,燥热全没了,一头子就扎进了书里。 

    正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,爸爸在屋里喊:范兵,把淘米水拿去浇一下花,花都快枯萎了。我丢下书,进屋舀来淘米水浇花。果然,花盆里的泥土干了,一大碗水倒在里面,嗞嗞几下就不见了。见水不够,我又进屋舀了些来,继续浇着。 

    这时候,隔壁的王强从他家的阳台上伸出头来:范兵,你那是什么书,给我看一下。我掉过头去,和他答着话。

    突然,阳台下面的过道里传来一个的妇女尖厉的叫声:哎唷,是哪个在倒水?把人家的衣服给沾湿了。我急忙伸出头一看,下面站着一位妇女,穿着一件花布衬衫,右手搭在额前,脸朝上面张着,可能是在寻找是谁沾湿了她的衣服吧。我连忙看花盆,糟啦,原来我只顾和王强说话,不想多浇了些水,水从花盆的边沿流了出来,浸湿了地面,还从阳台的边上一滴一滴地往下淌着。 

    这可闯祸了!下面是乡政府的大门,每天都有许多人进出,谁敢在上面倒水下去!可我还想强词夺理,又探出头去,对那妇女说:你过一下就把衣服沾湿了吗?再说,人家也不是故意倒水。” 

    也许是爸爸发现我闯祸了吧。只听他咚咚地从楼梯间跑了下去。不一会儿,爸爸在楼下出现了。他手里拿着一根毛巾,先把毛巾递给了那位妇女,让她擦衣服上的污水,还对那妇女说着什么,大概是在赔礼道歉吧。我站在阳台上,一动也不动,只觉得一阵阵的发窘。 

    不一会,爸爸又急忙匆匆地跑上来,取出洗脸盆,舀上清水,又拿起洗衣刷子,咚咚咚地下楼去了。许是那妇女衣服上沾的泥浆,用毛巾擦不掉吧。 

    望着爸爸来去匆匆的背影,我惭愧极了。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好心的伯伯

    李学梅

    开学的前一天,我正从重庆乘车回家上学。由于是第一次单独乘车,我总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和寂寞。 

    和我同座一排的是一个老伯伯,他头发已经花白,但精神仍很瞿铄。一上车坐好,他就问我:姓啥哟?我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,就小声答到:姓李。他听了,爽朗地笑了:我也姓李,我们是自家人了,用不着拘束。接着他又关切地问我哪里去呀,在什么地方住呀。看着老伯伯那样的热情,和蔼,我刚才的孤独,寂寞一下子全没有了。

    汽车徐徐开动了,老伯伯的话匣子也打开了。他说,他也是龙兴人,到外地工作已几十年了,现在是回老家看亲戚。接着,他又感叹到:龙兴是个好地方呀!再早就是江北县的第二个旱码头。想不到老人是这么健谈,对故乡又是那么的热爱。 

    汽车已经行驶了一个多钟头,老伯伯的谈兴仍然很高。车子每到一个地方,他都要给我介绍一番,哪是县城两路,哪是石壁山、关兴场,无一不漏,就象一个导游在向远方来的游人述说家乡的名山胜水似的。他给我讲,两路在六十年代还是一个破旧的小镇,现在已建成了一个具有现代气派的城镇了,有高耸的大楼,有宽敞的公路,还有漂亮的影剧院。不久的将来,还要发展成为重庆市的卫星城。他还给我讲,石壁山东面山顶上,立着一块巨大的石壁,人们还不知道是怎样立上去的,石壁山因此而得名。老伯伯知道的竟有那么多!他的话就象吸铁石一样吸住了我。我也不拘束了,和老伯伯亲热地交谈起来。 

    不知不觉地,汽车开到石船,这里乘车到龙兴的人特别多。车子刚停稳,乘车的人纷纷上了车,车里顿时捅挤起来。 

    在喇叭声中,汽车缓缓地开动,继而又在石子公路上奔驰开来。就在这时,一件不平常的事发生了。只见在靠近车门的人堆里,挤出一大一小两个姑娘来,那小姑娘年龄和我差不多,她脸色煞白,嘴唇发乌,浑身有些抖动,一看就知道是晕车发痧了。 

    这一切都被老伯伯看见了。他连忙站起来身把座位让给了小姑娘。小姑娘坐下后,头无力地耷在椅子上。老伯伯见状,忙问那稍大一些的姑娘她是不是有别的病。但又没听完那姑娘的答话,就伸出手十分利索地给小姑娘舒了个筋。他这一招真灵。不一会儿,小姑娘的脸色慢慢得红润起来。我真被这位老伯伯的举动所感动了。 

    过了一阵,我突然想到自己竟还端端正正地坐着,一下子就惭愧起来。我连忙站起身,大方地说:伯伯,您来坐。老伯伯还要推辞,经不住我们三人的请求,他领情似地说:好,我坐,我坐。” 

    汽车快到龙兴了。那两位姑娘,还围着老伯伯坐着,站着,谈笑着,就象一家人一样………

    选好题材   写出曲折  ——本期《登攀》综述  
    本期《登攀》,共选入四篇记叙文,其中,张义、范兵、李学梅的作文是第

    一次被选入《登攀》的。这几篇记叙文,概括起来有以下两个共同的特点:选好了题材,写出了曲折。

    以第一篇《照寝室》为例,可以说写的是一件极普通的事,但这件事既表现贺联这个人物的有办法,还有着一定的曲折。要照寝室,偏偏作业多,这是第一个曲折,抓紧一切课外时间做,但仍没做完,这是第二个曲折;打算不照寝室,先做作业,但贺联阻止了,这是第三个曲折;又想不交作业,贺联却又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,这是又一个曲折。文章就这样一个曲折接一个曲折,使记叙波澜起伏,具体生动。这种写法,是很值得我们每一个同学学习的。  

     

    总第二十一期

    做饭

    周清

    下午放了午学,我回到家里。家里一个人也没有,爸爸到重庆开会去了,妈妈上课还没放学。偏偏学校吃饭的钟声又响了,惹得我的肚子咕咕咕地唱起空城计来。 

    突然,一个念头闪进我的脑子,自己动手做一次饭吃,反正只是热一下冷菜冷饭就行了。正好爸爸不在家,要知道,爸爸在家我才不敢呢。他每次看见我烧不好火就要吵我,害得我每次烧火都是提心吊担的,结果反倒不是烧火大了,就是烧小了。为此,我常常苦恼。今天,爸爸妈妈都不在家,自己何不好好练练呢。 

    于是,我挽起袖子开始洗锅。锅洗净了,又准备烧火。灶前正有一些柴,我先抓起一把谷草进灶里,然后点燃一张纸,引燃了谷草,又急忙夹进几块竹片压在谷草上。这下可糟了,竹块把刚升起来的火焰压熄灭了。我只好重新点燃一张纸递进去,火苗摇了又摇,又有要熄的样子。我赶快取出竹块,又递进一张纸去急救。火终于燃起来了。我这才把竹块夹进去,按照火要心空的方法架好。不一会,锅里的水干了,在吱吱地响着。我记起还是空锅,又慌乱地找出冷菜倒在锅里。这以后,我就坐在小凳上认真地烧起火来。说也怪,刚才还有些调皮的火,这下变得温顺起来,红红的火舌舔着锅底,发出和悦的响声,真有意思! 

    冷菜倒好热,不一会就热得滚烫滚烫的了。我又开始热冷饭了。凝成一团的冷饭,又硬又粘,我费了好大的劲,才把它勉强弄散。热冷饭要掺水,可是掺多少呢,这可难住了我。管他的三十二十一,掺了再说。我舀了足足半瓢水掺进去,糊饭可不是好吃的。于是,我又掺了些水,盖上了锅盖。等坐下来看火时,火已快熄了。我急忙夹进些竹块。火燃起来了,锅里咕咕作响,我担心会粘锅,又急忙揭开锅盖铲几下。这样连续几次,搞得我十分紧张。虽然外面下着毛毛细雨,吹着习习凉风,但我却早已热得冒汗。 

    不多久,饭也热好了。可惜的是,我把水掺多了,说干饭也不象,说稀饭也不是,弄得我哭笑不得。心想,妈妈回来,一定要说我的,要是爸爸在家,我又得掉眼泪不可。 

    正当我在吃的时候,妈妈回来了。我急忙先检讨:妈妈,我把饭热糟了。妈妈没责备我,反而高兴地说:没什么,今天我也要吃一回现成啦。我知道,这话既是勉励我,又是批评我。不是吗,长这么大,我才做过这一次饭,而且又没做好,多丢人啊!妈妈可没在意,高兴地吃着我做的饭,又对我说:头回生,二回熟嘛,以后多练练,也就行了。” 

    我的心轻松了。是的,想学会做什么,就得有一个过程,熟能生巧嘛!我想,要不了多久,我会做出可口的饭菜的。 

     

    迟开的桂花

    (此文曾被选入中国写作学会四川分会主办的《写作学习》) 

    尹涛

    桂花,终于开了,开在了八月下旬……. 

    说它不香吧!不多吧!不,它仍然有扑鼻的芬香,有数不清的花朵。瞧,那一朵朵小小的米黄色的花儿,不管是隐藏在绿叶丛中的,还是抛露在树冠上面的,哪一朵不是那样的娇小、淡雅。微风吹来,一股芬香直往鼻孔里钻,一直香到心里,使你的心也被陶醉。这时候的一定不会这样认为,因为你早被它的姿容、它的芬香给迷住了。 

    由于气候的不适,它开迟了,然而它决不失信,它还是绽开了。有人会说,桂花迟开,是它想显示它的清高、孤傲。不,决不是,你睢,离它不远的木槿花不也正盛开着吗?那象白绢做成的大朵大朵的花桂挂满了树杆,不也逗人喜爱吗?但它不能与桂花媲美,它没有那扑鼻的芬香,也没有桂花的慷慨、大方。

    桂花,开得迟,也开得那么突然:昨天连花骨朵也好象没有,今晨却是繁花朵朵挂枝头,小巧玲珑,煞是好看!它并不是光彩夺目,也没有硕大的花瓣、花萼来迫使你不想看也得看上几眼。当你从桂花树下走过,首先是它的芳香进入了你的鼻孔,使你不由得注意起它来。然而,它却是大多数隐藏在绿叶里,只有少数给你瞧,是它害羞吗?不!不在人前显示,这更表现了它品质的高贵。

    桂花,你不是迟开的桂花,你是早到的白雪!每到夜晚,教室里的日光灯一齐打开,这时,奇迹才真的出现了。在灯光的照射下,桂花树叶绿得发亮;桂花呢,却象朵朵雪花。整个桂花树,自上而下,绿的绿,白的白,绿得象翡翠,白的象冰晶。一阵风过,树枝摇动了,那桂花却又象严冬时才有的雪花,在纷纷扬扬,在飘飘悠悠。透过雪一般的花朵,你会看到,不,是会想到,那里面有颗晶莹的心在闪闪发光! 

    我赞美这迟开的桂花,也赞美这早到的白雪 

     

    赞《迟开的桂花》 

    尹涛的《迟开的桂花》,别开生面,读起来耐人寻味。究其妙处,首先在于作者抓住了迟开这一重点,并把它突出渲染。作者先写开迟了的桂花依然,依然;次写桂花虽然迟开,但并不失信,也不清高、孤傲;再写桂花开得迟,也开得突然,虽然芳香却又并不显露;最后,作者由实向虚过渡,把灯下的桂花与雪花相联系,展现出迟开的桂花”“是早到的白雪这个巧妙的构思。迟开早到,既是矛盾的,又有内在的联系。作者这样写,不仅深化了主题,而且在构思上又别具一格,而构思独特,恰恰是文章最可宝贵的。 

    其次是作者没停留在时桂花的表面描写上,而是深入到桂花的精神世界中。你看,桂花虽然迟开了,但它没有失信,依然把芳香献给了人们;它获得了人们的赞尝,但却不图表现自己。它为什么会有这些品质呢?是因为它有颗晶莹的心”“在闪闪发光。可以看出,作者赞美的不仅仅是桂花,而是对人们心灵美的热情讴歌。这正体现出文章深刻的立意。 

    总之,巧妙的构思,深刻的立意,是这篇散文两个最成功之处。 

     

     

    牧童

    尹涛

     

    在前边的山脚, 

    有一个牧童。 

    他蹲在地上, 

    一动也不动。 

    任牛儿在他身边吃草, 

    任小溪在他身旁流淌, 

    任夕阳把他的身影拉长! 

    他一动也不动, 

    宛如一尊雕像。 

    他在干些什么? 

    摆弄他的小笛, 

    玩一只大蝈蝈, 

    还是在削木头手枪? 

    不,瞧他—— 

    手中翻开的, 

    是一本揉破了的《杨家将》。 

     

     

    雨啊,你别下 

    大雨啊,

    别下了,

    我求求你。

    知道吗——

    你打落了娇小的桂花,

    它在烂泥里发出呻吟,

    不再有诱人的芳香;

    你打碎了它美丽的容颜,

    烂泥又弄脏了它洁净的衣裳。

    它那柔嫩的身躯啊,

    怎能经得住你猛烈的冲撞!

    你使它离开了亲密的姐妹,

    离开了它可爱的温床;

    你泯灭了它的浓郁,

    也把它的青春埋葬。

    雨啊,雨啊,你可知道?

    大雨啊,我求求你,

    快别下了!

     

LINK : 百度 网易 渝北教育网 临空智慧教育平台

Copyright © 2016 重庆市育仁中学校 版权所有 渝ICP备16009979号      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53号